Menu
header photo

五柳村导读

Blog Search

Blog Archive

Comments

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.

笑蜀:国家利益必须拒绝意识形态绑架

April 25, 2017
2017-04-25 笑蜀之呈堂证供乙 阅读 842

多年前,一位老军人给我讲过他的一段朝鲜亲历记:他随中国代表团去朝鲜谈判,主要谈援朝问题。按说气氛应该很好,但恰恰相反,气氛一直紧张,简直像到了敌占区。鉴于此前几个代表团一到平壤就出事,即一到平壤就有人被朝方策反,泄露我方机密,导致我方谈判中极其被动,他们这个团根本不敢在平壤过夜,到了就开谈,中间不休息,谈完就走人。所以问到对平壤有何观感,他是一点谈不上,有的只是对朝方的反感:"他们高高在上,盛气凌人。漫天要价,不许我们讨价还价。好像不是他们求我们,而是我们求他们。"朝方何以如此倨傲?这位老军人一语道破:"他们理由充分得很,因为他们在为我们站岗放哨,所以我们必须为他们埋单,而且必须照单全收。"

朝鲜当局有这心态不奇怪。这个以绑架周边大国尤其绑架中国为其生命线的流氓国家,需要把绑架正当化、合理化,好让自己心安理得。问题不在朝鲜当局,问题在于,偏偏在被绑架的中国,居然有人一直为朝鲜当局辩护,而且其逻辑也跟朝鲜当局一模一样,即认为朝鲜是在为中国站岗放哨,中国为朝鲜埋单理所当然。甚至在朝核问题上,他们仍毫不收敛,不仅竭力把朝核正当化、合理化,而且大言不惭地称朝核为"东北亚和平的保障性力量。"

显而易见,中朝在朝核问题上是零和关系。尤其经过第五次核试,朝鲜核武已经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迫在眉睫的威胁。任何一个有一丁点点国家观念的中国人,都应该反对朝核,反对朝鲜绑架中国尤其在朝核问题上绑架中国。但奇怪的是,这在中国居然是一个问题,膜拜朝核的声音在中国居然有市场。

如果说,朝鲜从外部绑架中国,中国则一直有人从内部绑架中国,双方实际上形成了呼应。不能不承认,这种呼应对中国的绑架一度是成功的,极大地影响了中国的外交政策,这是中国屈服于朝鲜的淫威,一直忍气吞声为朝鲜埋单的部分原因。即便今天政府终于抛弃幻想,终于下定决心在朝核问题上跟朝鲜摊牌,也不能不面对来自内部的所谓"民意压力"。

为什么有中国人屁股不坐在中国一边,非要坐在朝鲜一边呢?更讽刺的是,恰恰是那些人,平时一贯以"爱国者"自居,一贯拿着"爱国"大棒打人。

答案其实很简单。他们并非真正的"爱国者",而无非一堆意识形态偏执狂。他们爱的不是自己的国家即中国,他们爱的只是他们的意识形态。从意识形态角度,他们对中国可以说早就绝望,因为他们认为改开之后的中国,逐渐告别意识形态乌托邦的中国,已经变色了,变修了。苏联东欧更不用说。拔剑四顾,他们眼里只有朝鲜大旗不倒,朝鲜就这样成了他们梦想的乐土,成了他们精神上的祖国。因而在中朝关系的几乎一切问题上,他们都以朝鲜之是为是,以朝鲜之非为非。他们不仅在过去一切问题上绑架中国为朝鲜埋单,即便在可能导致亡国灭种的朝核问题上,也一如既往地绑架中国为朝鲜埋单。

要说服他们、改变他们,我是完全不抱指望的。任何国家,都不免有这样的意识形态偏执狂。要害不是如何说服他们、改变他们,要害在于如何警惕他们、远离他们,让他们不再成为主流,让他们不再可以得心应手地绑架国家。这就需要一个中性政府。所谓中性政府,其必要前提是对于所有利益集团和所有意识形态的中立。必须明确,任何利益集团,任何意识形态,都只代表一小部分人,而不可能代表国民全体。而政府必须是全体国民的政府。政府一旦偏向任何利益集团和任何意识形态,就等于偏向了一小部分人,而排斥乃至背叛了绝大多数国民。所以,政府必须超然于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和形形色色的意识形态之上。必须是这样的中性政府,不可绑架的政府,才可能最大限度地忠实于公众的委托,最大限度地捍卫国家利益。

这在中朝关系问题尤其朝核问题上,教训尤其深刻。是时候反思了。没有彻底反思,不仅中朝关系不能走上正轨,中国的内政外交都不会走上正轨。绑架国家就会永远是巨大诱惑,利益集团和意识形态偏执狂无不趋之若鹜。中国就将永无宁日。

 


最新评论

放眼观粤
51分钟前

国内的意识形态偏执狂,一部分是被洗脑洗成浆糊,一部分是爱国贼投机以煽动民粹牟利

Go Back

Comment